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栏目分类
产品中心

当前位置:网信彩票 > 产品中心 >

热点资讯

这个恶搞神作的游戏,好评率居然比它恶搞的原作还高

发布日期:2022-07-14 11:29    点击次数:180

怪物马戏团 | 文

今年 6 月,在社交媒体上最火的新单机游戏是什么?答案会有点意外,很可能是一款叫《The Looker》的游戏。

你可能没听过它,因为它在国内很冷门,但在油管上,它的视频在两周内就拿到了接近三百万播放量。有意思的是,这款游戏其实是一款恶搞作品,而它恶搞的那部游戏,在油管上播放量最多的相关视频,也就是 400 多万 " 而已 "。

《The Looker》是免费发行的,它恶搞的是一款叫《The Witness》的解密游戏。《The Witness》可以翻译成《见证者》,而《The Looker》恐怕要翻成土里土气的《看者》。

《The Witness》是 16 年发行的,IGN 曾给过它满分。它的制作者是大名鼎鼎的独立制作人 Jonathan Blow,也就是那个开发了《Braid》的家伙,很多人将他视为独立游戏界的教父,他是个标准的怪才,有很多和主流游戏业背道而驰的设计理念,还曾怒喷《魔兽世界》和 C++。

《The Witness》是一款解密游戏,它给玩家提供了一个时间静止的小岛,上面有各种机关、风景和雕塑。你要做的,就是在这个小岛上找到各种显示连线解密游戏的小电脑,把它们一个个解开。

这些谜题会越来越难,越来越复杂,和环境的互动越来越多,并在最后,与整座岛融为一体,让你意识到原来整座岛屿就是一个个巨大的连线谜题。

整个过程中,你会解锁很多听上去很有哲学意味的录音,都是些随笔散文一样的片段。在最后,你还能解锁制作人的导师的著名演讲,也就是水平极高的《诗篇 46 的秘密》。

《The Witness》被很多人奉为神作,但也有很多人对其不以为意。因为它是一款很适合云的游戏,如果你花半小时到一小时看游戏博主介绍下其中的哲学思想,那体验会很不错。然而假如你是亲自花几十个小时去解密,那这游戏可能会有点折磨人。

其次,不是所有人都认为《The Witness》真表达出了什么高深的理念,因为那些录音并没构成一个整体性的思想,或是完整的故事,且游戏虽然有一些惊艳的环境谜题,但大多数时候真的就只是让你在电脑屏幕上连线而已。更重要的一点是,《诗篇 46 的秘密》不是制作人自己写的。

所以《The Witness》在 Steam 上的好评率为 86%,而在今年 6 月,恶搞它的《The Looker》拿到的好评率是 97%。

和《The Witness》一样,《The Looker》也把玩家放在了一个时间凝固的小岛上,岛上充满各种机关,以及带着连线谜题的屏幕。而且它也像是《The Witness》,能让你解锁各种录音,让那些连线谜题慢慢变换规则、和环境融合,并在最后与整个岛屿融合成一个巨大的谜题。

《The Witness》有的,它基本都会去恶搞,而且它的恶搞很高级。

比如在《The Witness》中,基础的连线谜题会不断进化。《The Looker》的谜题也会进化,不过方向更奇怪。比如你会看到下面这样的复杂迷宫,它其实是走不通的,你得让线从迷宫旁边绕过去,像是脑筋急转弯。

一旦成功解开谜题,谜题所在的电脑就会连通其左右的两根管子,让它们从黑变红,以解锁某个机关。有时候,你会遇到完全把迷宫堵死的谜题,这时,你需要做的是无视这个谜题,直接用红线把两根管子连起来。

或者,你会在门上看到一个写着 " 不要入内!" 的标识。直觉可能告诉你,这又是一个脑筋急转弯,你需要把标识看成是一个谜题,把其中的 S(Start)和 E(End)连起来。

但不是的,你要做的其实是用一团乱糟糟的红线把它们全部涂掉,这样门就会开了。

《The Looker》中充满这样用另类思维,去颠覆《The Witness》中连线谜题的解密元素。而且,这只是它恶搞的开端。

《The Looker》中也有各种录音可以解锁,但它们全都不正经,且初听起来,真的很像《The Witness》中那些哲学性的内心独白。比如你会听到一个男人用平静的语气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,但是突然间,响起了重金属配乐,内心独白被丝滑地过渡到了重型卡车的广告。

或者,你听到有人在录音里对你娓娓道来一个关于马可 · 波罗的寓言,柔和而遥远。听到一半,你发现原来这其实是一个叫马可的人在寄绑架信;继续听下去,它又成了一部听起来就很烂俗的小说预告,充满 B 级片的噱头,叫《看得见的城市》。

这段录音恶搞的是卡尔维诺的《看不见的城市》,这是一本梦幻而缥缈,哲学内核如玻璃般透明又神秘的书,主角正是马可 · 波罗。《The Witness》的气质正是如此,很显然,这段录音暗示的就是《The Looker》和《The Witness》的关系。

其实卡尔维诺是个经常出现在独立游戏中的作家

在整个解密过程中,你还能遇到各种有趣的恶搞彩蛋。例如,游戏地图里藏着提示按钮,但使用它们后,你得到的不是提示,而是一些类似 " 你可以做到的!"、" 加油!" 这样的打气录音。假如你不断使用它们,录音还会变成:" 等等哦,想了一下,你可能真的做不到诶,你这傻 *"。

又或者,在解一个象棋谜题时,你需要用连线来触发象棋旁的计时器。这么做后,你能听到计时器引用了一句象棋大师鲍比 · 费舍的名言:" 你只有热爱象棋,才能真正驾驭它。"

而假如你灵机一动,把连线的方向反过来,你会听到计时器说出鲍比 · 费舍的另一句名言:" 老子好特么恨象棋!*3"

"《鲍比 · 费舍欧拉全世界》"

总之,整个《The Looker》就是用恶搞的方式诠释《The Witness》。它藏着各种创意十足的设计,有的地方甚至有超越《The Witness》的势头。

在游戏里,你可以在老式的街机里玩射击游戏,但敌人是一个个连线谜题的小屏幕,你得在它们消失前完成各种连线;或是你走在城堡里,突然看到谜题开始流血,突然看到有黑影从远处走过,突然听到诡异的声音,突然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把霰弹枪,并突然一枪射爆挡在自己眼前的连线谜题。

你还能在岛屿的高塔顶端,看到一个对着太阳的望远镜,对应的是《The Witness》中触发《诗篇 46 的秘密》录音的日全食机关。但你要是真去看它,只会屏幕一白,然后听到游戏主角发出一声眼睛被晒瞎的惨叫,并俯身斥问你干嘛要做这种蠢事。

游戏结束前,你会和《The Witness》一样见证游戏的辉煌。当你到达游戏最高塔后,可以看看远处的雪山,并发现自己之前完成的所有谜题,点亮的所有红色管道,都和整个岛屿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连线谜题。此刻,你只需要怀着敬畏之心,以一个顿悟的灵魂,完成这最后,也是最杰出的连线谜题即可。

直到你发现,这个连线谜题的答案,其实是一个——

《The Looker》只需 1 个多小时就可通关,它以一种荒诞的解构回应了《The Witness》。就像是你很难弄清《The Witness》是在让玩家自行脑补,还是真包含了什么深邃的哲学思辨一样,你也很难弄清《The Looker》是否是在对《The Witness》表达嘲讽,或是不满,或是单纯的致敬。

但它确实做到了有趣和有创意,还把这种颠覆坚持到了最后一刻。所以在游戏的 credit 结束后,你能看到一段穿越到游戏制作人家中的场景,具体内容就不剧透了,至少得留点悬念。

假如你玩过《The Witness》,那非常推荐去试试这款奇怪的恶搞游戏,它的质量,已经完全可以成为恶搞游戏界的《The Witness》了。

而假如你没听过《The Witness》,那就去看看它的故事吧,只要不亲自花上数十个小时解它的谜题,对大多数人来说,它的体验应该都会比《The Looker》来得更加震撼。

-END-

往期推荐



友情链接:
  • 网信彩票
  • 大众彩票
  • 南方彩票
  • 趣购彩
  • 大众彩票
  • 双彩网
  • Powered by 网信彩票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